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故乡  

2009-02-03 20:15:26|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过年,因为给年前去世的二姑父拜新年,回了阔别十年多的老家一趟。

      老家名叫茶盘洲,全名应该是茶盘洲农场,是解放初期围湖造田洞庭湖的一部分,有句歌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有人质疑松花江上怎么安的家,我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我的家在湖南洞庭湖上”。因为是填湖而成的农场,所以粮食特别肯长,那时候写作文涉及到家乡,都忍不住夸赞一番鱼米之乡,说的就是家乡。之所以叫茶盘洲,大抵是因为填出的这个农场的形状似茶盘,那时候茶盘大抵圆的为主,不像现在什么形状都有,圆月形、棋盘形、非主流形,根本不好捕捉。当年的命名人要是再俯瞰故乡大地,大概会取个更精准的名字罢。

       1997年,因为考实验班的缘故,我转学到外地一个学期,说是外地,其实就是隔壁镇上,离家也不远,但那里属沅江管辖,而在茶盘洲考不了沅江市一中。现在回忆起来,在学校那站拦车,师傅从未收过钱,骑自行车的话,大概1个小时能到家,应该是15公里左右,这样的距离,在经历了大北京生活之后,简直当同儿戏。当时住校,因家里跟校方相熟,特意安排了单独的寝室,居然在教学楼楼梯拐角的小陋室里,虽然环境同样潮湿,但相比起其它住校生的大杂居,简直是天堂了。

       后来我顺利考上实验班,家里比我还早知道消息,打电话告诉当事人我,我觉得很假,因为当时考完心里想十有八九是考不上的,并一度怀疑是不是家里潜规则了,直到看到合理的各项分数,才渐渐回忆起来功德圆满。那是1997年的6月间,初二下学期,考上实验班,意味着中考也不用考了,跟一同努力的兄弟们感叹,真是渡尽劫波兄弟在,轻舟已过万重山。在知道成绩后的第一个周末,便邀室友去家里做客,抹黑时分,赶到家里,没想到进屋后发现屋内几近空空如也,完全不是我离开时的样子。当时第一反应是不是进错了屋,确认后才想起打电话给二姑——还好屋子里电话还在,要是那个时侯有手机,肯定直接问父母了,问了二姑,才明白原来爸妈在得知我考上市一中后,为更好照顾我的生活和监督学习,便搬家到了市里,真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我当时有些哭笑不得,怎么着我也该算是个知情人,居然被安排扑了个空,还是携着同学少年。多年后看郭德纲相声《我这一辈子》,说道‘我’收到父亲来信,“咱家搬家了,搬到哪儿了?你猜”时,不禁感同身受地大笑。

        那学期结束,我回到家,草草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心情复杂地离开了生活了14年的家。当时是二姑陪我一起走的,心情复杂的原因,大概是当时还舍不得一个女孩,一直想着若干年后的重逢(若干年后果然重逢了,后话不表),那时候我好写些七言的绝句或律诗甚至十四行诗,不求动听,但求押韵,当时在车上望着不断向我背道而驰的故园风景,托物言志,刷刷写就,二姑看到了,拿起来读完,惊骇道,你这是情诗啊。

       我当时吓一跳,心想那么隐晦,竟然一下被看穿,当年语文课文时老师经常讲,作者的‘她’其实是祖国,是家乡,我写的这个‘她’,其实是她,没想到功底不够,直接抛开了本体,直达喻体,真是喻体横陈。

       当年诗文里表达了要衣锦才还乡,没想到初三暑假,我就闲的无聊跟姐姐和表哥回来玩耍了一趟。想着距离又不远,以后随便就回来玩,没想到98年暑假一直到现在,整整十年未曾回去。

       这次姐夫开车,下了界堤,就进入到故乡的境内,发现这个地方陌生得很了,当年标志性植物是路边的法国梧桐,现在居然全部换成了樟树。那些斑驳的树皮,曾使我印象深刻,现在已经无处寻起。路比我记忆中的窄了太多,房子、庭院、学校,所有的东西,都仿佛萎缩了。

        其实我知道,一切在大小形状上都没有变,只是因为人变了,步伐变大了,眼光变高了,路自然变窄,一切回忆里的东西自然也变小了。

故乡 - KKK - On<wbr>ederful

        先到了二姑家,给二姑父磕了头,敬了香,然后就赶去三姑家吃饭,吃完饭,赶到爷爷奶奶家的老宅子去看了看。老宅子是空的,爷爷奶奶早在96年就搬到了沅江。我曾在这儿成长了太多的时光,一进到庭院里,还是觉得非常的亲切。门口的水沟,我多次游泳,戏水,多次被担心的爷爷奶奶恐吓,里面有落水鬼。现在水已经很浅了,就算有落水鬼,恐怕也藏匿不住了。

故乡 - KKK - On<wbr>ederful

       再探望过几个妈妈的老朋友后,我执意要回老屋看看,街道已物是人非,虽然过年,但还是感觉遍地的狼藉和颓败。

故乡 - KKK - On<wbr>ederful

  

 

   

 

 

 

 

 

 

 

      家门口街上走过的行人,我都不认识了,10年间,身高和相貌,都有了很大变化。只有变化小的父亲,不断地跟碰到的熟人打招呼,递烟,寒暄。 

故乡 - KKK - On<wbr>ederful

        进到屋子里,房子还是老房子,但感觉已经变小好多了,我面前像是站了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佝偻着向我招呼。天井里的摇井,还是能摇出清澈的水来,5岁的外甥像是见到了最好的玩具,霸着摇个不停。我穿过屋子,来到后院,这里曾是我跟院子里的小伙伴嬉戏玩耍的地方,那时候感觉是巨大的一块地方,需要奔跑才能迅速到达另一边,而现在这里种满了蔬菜,小的仿佛我一步便可迈过去。

故乡 - KKK - On<wbr>ederful 

       此行匆匆,停留了一共不到3个小时,便驱车往回赶。我还有很多的遗憾,比如没去母校看看,我的小学,我的初中,去找找当年的教室,甚至去看看当年游泳的场部桥,看电影的工人俱乐部,等等。这些遗憾,或许只能下次弥补,或许永远弥补不了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