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签名档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在我的结束是我的开始

2015-7-22 17:38:24 阅读168 评论0 222015/07 July22

        四年不曾写过博客,这四年,看过多少的月圆月缺,颠沛过多少的坎坎坷坷,有人进入我的生活,亦有人离开。2015是话别的一年、是再见的一年,是为以后的日日夜夜里隐隐依稀的重逢埋下伏笔的一年。我沮丧也好,我失落也罢,我低着头舔舐伤口,我抬起头笑看一切。我为我经过的山和水热泪盈眶,我为我起伏的云和月念念不忘。

        7月22日,天气由晴至闷热,最后终于下起了雨。

而我缓缓抬起头,摆正键盘,在这都已遗忘的角落,敲下笑忘书的每一行字符。

像只是过了一个蝉鸣不休的夏日午后。

作者  | 2015-7-22 17:38:24 | 阅读(16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最近

2011-7-13 16:12:06 阅读1074 评论10 132011/07 July13

“最近”是一个很讨巧的标题,一下子就把缺席的漫长时间交代过去了,两岸猿声啼不住,最近已过万重山。

博客的频率呈明显的稀疏状,如同别人中年以后的头发,以前我还把自己的博客大张旗鼓地放在收藏夹最显眼的位置,现在含羞不忍视,恨不得和谐掉这个博客才好。一年写一次那是年终工作总结,博客最好不要变成那样。

连日来很肤浅地混迹于微博,没有进行一些深刻的思考,在此自省一下。除了阅读视觉化,大家都应该心知肚明,叙述碎片化也不可避免成为了这个浮躁年代的主流。然而微博这个东西姗姗来迟,之前msn、qq有状态叙事,但竟然没想到装订成册,把它正经化,结果被twitter后起之秀。

看着自己上一篇气势汹汹仿佛卷土重来收复旧河山的博文,不禁暗自脸红,两个月过去了,结果屁都没有reload一个出来,虽然有不可抗的客观原因,但是究其内因,当年那个早上7点赶到网吧写博客的心劲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怎么讲,兴趣点,转移了。

上一篇写完没多久,就结束了我史上最漫长的寒假,开始了注定成为史上最漫长的一段职业生涯。而且在这个生涯的初期,很长一段的初期,很卑微地没有电脑,没有电脑就相当于没有生产工具,于是等啊等,终于等到配上了电脑,然后慢慢地将原来的各项数据文件恢复到新电脑上来,无可奈何地,深圳的生活早已断点,无法接续。

对比于深圳,我觉得长沙生活的意义是,更加家化。深圳一日三餐囿于食堂,每每回到住所,至少20点开外,而在长沙,暂时寄于姐家,晚餐是必然在家吃的,于是按点就回,绝不拖延。饭后散个步啊遛个弯儿,也算是其乐融融。也常常跑步,不过不像深圳,得天独

作者  | 2011-7-13 16:12:06 | 阅读(1074) |评论(10) | 阅读全文>>

Reloaded

2011-5-14 14:07:02 阅读959 评论6 142011/05 May14

我最近才看完黑客帝国三部曲。

这事儿本来不值得单拎出来说的,但是又透着点古怪——毕竟黑客帝国系列是那么的赫赫有名。而在我研究生期间的阅片高峰期,也没有把它们看完甚至一部都没有打开过——有意思的是,现在看完的这个系列,刚好是读研期间借用强大的校园网资源下到硬盘里的,算是灿烂的遗产,却留待现在才看完。彼时恰逢毕业的兵荒马乱,想着要告别湖畔告别妹子告别maze,于是买了一个100G的移动硬盘,疯狂的囤积影视作品,日剧好几部,电影若干,隐藏文件数G,感觉像是要远赴文化沙漠开始工作,但事实上,工作后能下到的电影不比象牙塔里少,但是观影的时间和心情,的确大不如前了。

但其实时间不至于那么捉襟见肘,基本没有加班,周末假日也照常,但就是,仿佛觉得每天只分了几帧一下子就过完了,时间匆匆无处追忆,如果追忆,那又是在耗费时间了。

不止观影,其他事也一样,比如立志学什么掌握什么,但最后还是停在立志的路口,没迈向前走,拖延症罢,如果你想拖,你确实能拖很久。

话说黑客帝国也没什么好委屈的,更富盛名的星球大战系列,我也一部没看过,如果因为这个原因你决定不跟我做朋友,那……我无话可说,其实只是你在这个跑道领先我一个身位罢了,况且这样的人应该广受欢迎吧?他能让朋友焕然成为意见领袖:“我跟你讲这部电影太赞了……”“你居然没看过这个电影?《即使变成甲壳虫卡夫卡还是进不去城堡》不要太牛逼哦……”

作者  | 2011-5-14 14:07:02 | 阅读(959) |评论(6) | 阅读全文>>

遥远的新闻评论课

2010-7-8 23:27:56 阅读1033 评论14 82010/07 July8

今天无意间打开电脑里存放读书时各类作业的文件夹,拭去夹上的灰尘后,一个个点开饶有兴趣地浏览一番,也没多少,其中有一个大三时上新闻评论课的期末作业——分小组做一期新闻评论节目,并上台表演。于是就想起了当年这个节目给认真而极富娱乐精神准备节目的我们,以及台下的看客们,带来的欢乐。

当时新闻评论课的老师是比较受人喜欢的,山东人,长头发,蛮文艺的,曾任《中国电影报道》的主编,上课基本没照着书来,扯得蛋是栩栩如生vividly,开放、轻松的新闻评论课堂,让他来操持是再好不过。

留下的doc文档是2004年4月23日的,是这档节目的剧本。是的,不止电影电视剧话剧舞台剧等体裁才有剧本的,脱口秀、新闻评论节目都有的,这是我从美剧《日落大道60号演播室》里确定的。六年过去了,当时小组共五人,一个已结婚,一个已育子,两个恋爱长跑了几年又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了,令人不由唏嘘时光的力量。

我们选的新闻是当时信手从《新京报》里看到的,大学开除怀孕女生,这个选题很爆料,青春、校园、性,很容易就把现场搞热起来。在我们节目之后有同学选对台军演的新闻,两个人寂寂寥寥地在台上坐了半小时,全凭卡壳和冷场构筑现场笑声。可以说,我们那次节目把这门课升华了,除了没用摄像机场灯化妆师等现代道具,其它都做得可谓煞有介事了。在“请看大屏幕”的时候我们打开投影仪的ppt加入新闻链接,在转场的时候我们请人匆匆拿着大纸牌上述“镜头切换”,甚至我们还准备了有讽刺意味十足的时令广告——当然,也是专人出演的。当事人的扮演,也只能是反串,总之,全场气氛特别好,观众根本也不需要暖场,安排的托儿也只用到一个,因为在与观众交流时他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发表自己的观点了,他们被点燃了。

作者  | 2010-7-8 23:27:56 | 阅读(1033) |评论(14) | 阅读全文>>

廿七

2010-7-2 15:41:55 阅读1038 评论11 22010/07 July2

27这个数字倒过来,刚好是我公历的生日,7月2日,也是我获得巨蟹座身份的凭证。所以27这个数字,应该是蛮令人喜欢的。按老家的习惯,我过阴历的生日,5月22日,到2010年,就是7月3日生日。总而言之,不差这一两天的,我迅即27岁了。

看上去很复杂,说白了就是,今天是我生日,明天也是。

要在老家,他们喜欢往虚里算,我虚岁28岁了,虚岁就是让你心里发虚的岁数。这也是我杵逆部分传统的一个理由,凭什么就让我多老一岁,多活一年却没捞着这一年的好处。

按他们的理论,当然是虚岁,小孩儿一生下来就是1岁,他们眼里容不得0岁多少天,可事实上一岁=一年,你要没撑完一年,真不能随便就给你增一岁啊。anyway,反正我觉得这个多少岁的问题,我还是自己做主,27岁,然后是27岁零1天、零2天,零到365天就是28岁,按部就班。

大学时看《清华夜话》,第四幕名字为“所有的人都会老去”,好世道,好沧桑。当时就是心中咯噔一下——最烦这种玩搞笑时又兀自搞起深沉的桥段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20岁的生日,非典的暑假。一个人,在北京悄无声息地度过,那年报复性减肥。从此轮廓在那时候大致定型,从那时起,步履愈发比年少时沉重起来。青春早已作别,留下一地鸡毛,无人喝彩。

做过的梦还倒背如流,只是有了不同的感受。

给自己多一点掌声,再多一点时间,继续步履坚定地走下去。

作者  | 2010-7-2 15:41:55 | 阅读(1038) |评论(11) | 阅读全文>>

第四个世界杯

2010-6-11 11:13:33 阅读989 评论5 112010/06 June11

今晚,世界杯就要开幕了。但是我心情异常平静,可能年纪已经大了,沸腾的不再是热血,或者荷尔蒙。在我这个年纪,心平气和的可怕,踢球时被人踢到,反而要起来安慰对方,生怕对方蒙上心理阴影大家做不到友谊第一。每当看到因为被踢到或者踢到摩擦出来的火花,我就觉得不和谐,大家珍惜场地费,吵起来不欢而散,多不值得啊。

很多人一看世界杯来了,就澎湃了,恨不得天天比赛安排在凌晨2点半,白天不懂夜的黑,把熬夜看球带来的黑眼圈和疲惫当做是勋章一样。前几任世界杯,我还有幸在读书,校园体制内的管制不似公司,比较松散,于是可以好好休息。而现在不一样了,为了生存奔忙,比赛能拣着几场12点前就完事的,就看看,凌晨2点半的比赛?除非碰上火星撞地球的牛逼比赛,那才……值得考虑一下。

对世界杯的热情减低,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么多年来,我发现只对一支球队无节制地喜欢了,那就是曼联。所以导致在追寻我的国家队主队时,也不由得以该队有无曼联球员以及多寡为标准。于是乎英格兰似乎顺理成章成为主队,但是从过往几届世界杯来看,情况又不是这样的,英格兰每每浅尝辄止,还没爽到,他们就抽身离去了,让人比较伤神。回忆起来也是空荡荡的,还好曼联队员来自五湖四海,于是转而选择其它的队继续观望。

我的第一个世界杯是98年法国世界杯,98年春是我的足球启蒙年代,甚至在97年冬我都对足球置之不理,经过98年春就莫名发春了。趁热打铁,赶上98世界杯,那届喜欢的是意大利,主要原因是当时喜欢巴乔,那股子忧郁劲儿直冲云霄,令人顶礼膜拜。后来意大利折戟沉沙,再次败在点球上,于是转而喜欢拥有罗纳尔多的巴西。哦,现在我想起

作者  | 2010-6-11 11:13:33 | 阅读(989) |评论(5) | 阅读全文>>

例行的告别

2010-5-10 13:59:37 阅读941 评论8 102010/05 May10

是的,兄弟们,又一个赛季结束了。终场哨响,属于我们的烟火没有点燃,冠军的歌曲也没有嘹亮,有的只有寂寞,到手的寂寞和遥远的未来的寂寞。

其实,没想到这个赛季能取得这样的一个结果,赛季初,深知四连冠的难度,卖出顶级主力球员而进补甚少给人员配备带来的不足,加上群狼环饲,使我对前景不是很看好,甚至做好了四大皆空的充分准备。没想到球队还能不时带来惊喜,居然在最后一轮的时候,还能保持对冠军的争夺,甚至在稍早之前,还有蝉联联赛冠军和冲击欧冠冠军的希望,然而人算不如珠算,改变整个故事的,回过头来看,可能只是此前埋下的一个不起眼的注脚。

以一颗平常心看待胜负,已经成为我这个年龄的球迷必备的素质,甚至在我年轻的时候,在那些个远去了的四大皆空且满目山河空念远的赛季里,我都不止一次告诫或者说麻醉自己,哪怕钟爱的球队掉级,也要一挺到底,它陪伴了我们最好的青春,给了我们莫大的欢喜,没有理由,不陪它度过暂时的低谷。这个赛季的我,已经进步了很多,看球时哆嗦次数明显减少,甚至凌晨1点半的比赛都果断放弃,新闻论坛关注也变少了,无论结果都能一笑而过,再给我几年时间,我能做的,恐怕只有给我的孩子穿上一件红红的战袍了,不过我想这已经足够了。

昨天的比赛过后,洗完澡,1点半,却很轻松地入睡了,那个上个赛季还输了一场球就夜不能寐夜好一周都不能寐直至迎来下场胜利的我,已经不见了。只是,我想起了你们。

作者  | 2010-5-10 13:59:37 | 阅读(941) |评论(8) | 阅读全文>>

How old are you?

2010-5-3 11:41:18 阅读1001 评论8 32010/05 May3

因为有事,我4月26号和27号请了两天假,本来是想请26~30号这一周的,因为这样的话,加上24、25这两个周末,以及51三天,能够形成一个完美的10天假期,当然我也没做太多指望,在跟领导提需求时,领导也说不出哪儿不好,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就像美国在伊拉克找不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最后她也只是说,嗯,我觉得太长了点吧。

我比较识趣,在请求之前,也大抵知道这种问题的结局,最后折衷成了3天,4月23号周五、周末自然假,26、27两天假期,5天时间,回了趟湖南,但是没有回家。27号晚上坐火车,28号早上到了,直接上班,就这么过了3天,到了30号,突然听到这次五一广东要放5天,于是本来打算只是宅着看看电影看看书跑跑步的计划,又打乱了,头脑一热,又决定回家。因为上次毕竟只是在长沙逗留了几天,算是路过家门而不入,这次专程回家看看吧。

一直自忖执行力强,中午食堂吃饭听到消息,吃完饭就去买火车票,结果自然没买到,下午在网上如愿找到一个票贩子,然后加价50预定,后来又拉金子下水,一起回家。买好5号晚上的返程票,收拾好细软(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上次带回去穿的一些衣物都没来得及洗净盘整好),便再次踏上火车。

好熟悉的感觉哦,毕竟28号才从火车上下来,30号晚上就再次爬上去。如果火车能哪怕像小王一样有点灵性,肯定会做一个嘴巴圆喔的表情,说“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作者  | 2010-5-3 11:41:18 | 阅读(1001) |评论(8) | 阅读全文>>

夏天开始了

2010-4-29 22:55:44 阅读994 评论7 292010/04 Apr29

原来有这么久没有写过博客了。好像也能适应这样的生活,每天饭量什么的也没有减少,我以前以为自己会操持文字类工作,顺应本科的专业当个记者或者当个记者之类的,反正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后来梦想走进限制,人生出现拐点。心想如果要是真从事了文字工作者,或许打死也不会再有这么多博客要写吧。有人说把爱好变成工作是一件恐怖的事情,但把不爱好的当成工作,也不见得有多美好。

这段空白,发生了许多事,大事小事,总归是过去了,毕竟说好了2012,不能毁约了。本来夏天应该早早到来的,但今年天气诡异,仿佛地球大限真的将至,深圳这南疆也凉意了好久,一直不肯让我们褪去春衫,也好,春眠不觉晓,睡的舒服,生活的愉悦度就大大提升。

今天下了场大雨,前一段时间,每逢周四都是大雨,周四一般都是我们踢球的时候,于是每个傍晚,总是怔怔地望着窗外的大珠小珠落玉盘,无奈地抑制跃动奔跑的心。最近小伤也不断,都是踢完以后发现的,在梦里开始痛起来,然后开始贴膏药,贴得皮肤都痒极了。

*****************************************************************************

小龙在毕业近3年后,终于再次回到了北京,物是人非。在读书的时候我们都模仿幻想我们若干年之后,最好是发达之后见面的场景,当时说起来都令人莞尔。但是可能是现在科技发达了,手段多样了,重逢的机会总是容易多了。并没有想象的沧

作者  | 2010-4-29 22:55:44 | 阅读(994) |评论(7) | 阅读全文>>

从何说起

2010-3-5 20:52:46 阅读1284 评论20 52010/03 Mar5

回深圳以后……一晃两个星期过去了。经历了刚回深圳时冷得拖还未回来的室友的被子盖,到现在穿起了T恤。

我的一双皮鞋、皮包通通发霉了,我以前还去擦,后来懒得去擦了,天要下雨,地要袁泉,娘要嫁人,皮要发霉,随它去吧,反正擦了,不用的话,又会霉掉。不仅皮质物品,帆布的包也能发霉,年后开火的时候,发现厨房里好多地方,甚至电饭煲的数据线,哦,不对,应该是电饭煲的电源线都发霉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当时就没有做饭的心情了,并把表情做给室友看,于是佳楠赶紧把厨房擦了一遍。和平指的是两次战争之间那段短暂的时光,不发霉也是。

话说回来,来深圳这么些年,今年是最潮的一年,除了层出不穷的霉以外,墙壁、地板都开始离奇的冒汗,就连久居南方的我也叹为观止。第一次看到,以为谁家水管破了。后来发现一连几天都这样,而且上班的那栋楼都是这样,这才不怀疑家里是不是有地方渗水。水就水吧,反正不是我的房子,我无所谓,但有一天去游泳,电梯故障,我便穿着拖鞋从12楼蹬蹬跑下楼,楼梯很陡,我这么做其实很嚣张,楼道里不是每层都有灯的,就像并不是每一个年纪都能遇到喜欢的人一样,在没有遇到喜欢的人的那一层,不小心踏到了一滩水,差点一跤成永恒,还好赶紧抓住了扶手,心里想,这要是死了……也就默默地死了。

现在我喜欢一口气游完1000米,然后起身离开,把去游泳这个包含去、游、洗澡、回的一整套动作控制在1个小

作者  | 2010-3-5 20:52:46 | 阅读(1284) |评论(20) | 阅读全文>>

过年

2010-2-20 17:33:35 阅读1118 评论16 202010/02 Feb20

一个春节又过去了,这次比以前的物理上要长一点——因为我年前休了年休假,连着周末,多了7天;又显得短一点,因为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这个年目前而言是历来最快乐的吧。

所以昨天飞机落在深圳,我心底翻涌上来的是疲倦和厌恶,可我的日常生活就要如此周而复始了。早上姐姐开车送我去机场,一路上阳光明媚,还经过了一条林荫道——林荫道哎,长沙居然有林荫道!我一贯认为人生只要能有林荫道可走,并且有阳光穿过落叶洒落下来,就足谓温暖。而到了深圳,阴霾的天气——虽然我知道阴霾的天气什么时候都有,但它出现在我低落的时候,确实有些不合时宜。

理论上讲,过年是最折腾人的活动,包括大规模的迁徙、大量的走亲访友、觥筹交错。2月6号早上8点我们从深圳出发——第一次坐同事车一起回去,觉得很新鲜,就当是华丽的冒险,自驾游嘛。我从未开车跑过高速,这次同事把方向盘交给我,我都比较怀疑我自己。网上事先查到京珠高速很恐怖的,到处车祸连连。我当时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抵达,结果还是抵达了,只不过废去我整整两个白天的假期,7号下午3点才到长沙。主要原因是路上出现了许多的车祸,路堵得厉害,高速上只能跑个40-50码,不得已6号晚上在郴州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上高速,发现还是在堵。我确实开了,不过70码的速度,跟驾校跑的都没有什么区别,这么想,我还是没有正规跑过高速。

运气好和运气不好,都是少数,我们只是庸庸无常地吞吞吐吐。

作者  | 2010-2-20 17:33:35 | 阅读(1118) |评论(16) | 阅读全文>>

阿凡达启示录

2010-2-5 19:41:24 阅读988 评论5 52010/02 Feb5

这片子面世以来,一直有N多人力荐,搞得我在没看之前,基本上就了解了主要故事情节,以及大概的人物造型是什么样的,就像被相亲,介绍人往死里夸赞乙方,即便照片都拿给你看过,你还是会想要知道到底是怎样。但相亲的人太多了,一票难求,新闻也天天说这个票的难度跟春运火车票的难度可以比肩,甚至更甚。

那我就等呗,不想到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有那么火,而且周围的人,无论男女老幼,基本上都看过了,终于在一个工作日中午(这个点人少不用排队)去影院买了票,于晚间终于抽空去看了阿凡达,虽不是imax,但号称双机3D,很牛逼的样子——不过对我而言也没有太多吸引,我发现我之前从未有看过3D的电影——小时候眼睛眯瞎了看的3维立体图以及欢乐谷的3D小电影不算,人生总有太多的来不及啊。

片子一开始,我有点晕,这是正常的反映,摘下眼镜,发现其实也能看,只是画面有模糊——重影嘛,还是戴上看凹凸有致的好。网上有很多看片攻略如哪个点尿尿最合适——但我觉得你看片又不是奔利尿而去的,哪来这么多尿啊?不曾想大幕一拉开我就差点尿了,太壮观了,这NM的技术哦。

然后就是心潮澎湃的2个多小时,情节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入胜,但我喜欢这么好好讲故事的电影,甚至我都不用去记各路人马的名字,看完觉得,恩,值回票价了。

关于阿凡达的影评,网上多的是,思想性、革命性、颠覆性、技术性等等不一而足。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谈几点阿凡达给我的启示:

作者  | 2010-2-5 19:41:24 | 阅读(988) |评论(5) | 阅读全文>>

浪人25号

2010-1-27 22:25:44 阅读1122 评论12 272010/01 Jan27

25号明显是代号,是上周日晚上去理发时,给我洗头的小师傅,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看到他的胸卡上写着25号。

       洗头的时候,开始跟他扯淡,有时候他们喜欢主动跟客户聊,洗头的时候要是不说话,只是干巴巴的操作,会显得很尴尬。话匣子总得要打开——至少他会问“水温怎么样力道合适么”之类的。我要是洗头工,我也会喜欢跟客户聊,接触了这么多三教九流的人,一定会有不少故事吧。

      “你在移动上班啊?”他注意到我T恤上的公司标记——我喜欢穿旧的或者不那么喜欢的衣服来理发,因为穿太工整的,按摩时衣服会揉得皱巴巴的。

      “恩。”

      “那你知道现在苹果手机多少钱么?我想买一个。”

      我说不清楚哎,移动没有跟苹果合作,没谈拢,正品iPhone只能去联通那儿买,否则就只能买水货。

      他说我才不买水货呢,你说我花3、4千块买个水货,多不值。

      我笑了,说年轻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给我洗头的师傅都变得比我年纪小了,唉)就是爱时髦,手机嘛,能发短信打电话,拍个还算清晰的照就可以啦。

      他笑了,腼腆地说,我主要就是喜欢玩上面的游戏。

沉默了一会儿,我没话找话,今晚人怎么这么多啊。

作者  | 2010-1-27 22:25:44 | 阅读(1122) |评论(12) | 阅读全文>>

作别巨蟹座的2009

2010-1-1 0:01:14 阅读488 评论16 12010/01 Jan1

于是,这一年又过去了。刚刚洗完迎新年的澡,光着膀子对室友说,一年过去了,这身板儿还是这么牛逼。

但是,看不见的变化不在身体,而在心里。我大姑很早结过婚,然后迅速离了婚,这个我不知道,我以为她一直是没结过婚的老姑娘,在我成长的岁月里,她一直是一个人。年年岁岁,我都诧异她的淡定,后来终于听到她32岁了,压抑不住,问,姑姑你怎么还不结婚啊?

她当时怎么搪塞我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她后来还是一直没结婚,一直一个人,现在都快50了。这一观测经历,让我形成了这么一个看法,或者总结出一条诅咒,那就是:要是32岁不结婚,就永远结不了婚了。

这个段子更适合放在我32岁生日的那天写,但万一2012了呢?要是似是而非的按我上面的理解,那你肯定是得形忘意。其实它表达的思想感情只是,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啊。

世易时移,当年姑娘和老姑娘的分野,已随日薄西山的臭氧层不断向后推移。我周围有好多30多为婚的女性朋友。也很有可能,她们的侄子,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姑姑一个人老到50岁。姑姑常有,过儿不常有。能拯救自己的王子,也不能信手就牵来白马一匹来到自己身边,说要娶你。

这一年,我参加了3个婚礼,收到了更多的结婚的讯息,特别是我办公室西半球的同事,基本上全结了,但结婚这事儿能急么?要急也不是我们急,而是太监急。

作者  | 2010-1-1 0:01:14 | 阅读(488) |评论(16) | 阅读全文>>

北京第五季

2009-12-28 23:07:29 阅读359 评论5 282009/12 Dec28

12月17号,我又踏上了飞往北京的航班,这次是去校园招聘,这次是今年第五次去到北京了。

赶上了入冬后最冷的北京,好在我早有准备,17号中午,毅然去家乐福买了秋裤。但是飞机上空间狭小,我也没法儿换上,我自不量力地凭借我几年前北京过冬的经验,认为有暖气的北京,是根本不会冷的,于是在机场等的士的那一小段时间,受到了惩罚。

当晚睡的不好,暖气暖得有点过分,皮肤干得又痒又痛,每挠一次,我都无比庆幸当初南下的决定。的士车上的广播忧心忡忡地宣告北京机动车已突破400万辆,我记得在我读研的时候才300万辆,汽车人繁殖的速度怎么就这么快呢?

听到了的还有随机动车增长、道路拥堵伴随而来的有关生活质量、幸福感等一些麻木的词汇。

那几天都是蓝天,这让我很高兴,一直到平安夜,才恶劣起来,大风、寒潮、尘霾天气,恩,还是那个熟悉的北京。北京几乎无时无刻不堵车哦,我在宾馆的时候,望着窗外的学院路,从早上到下午,车子一直都是吞吞吐吐的,十分不痛快,平安夜那晚我从北邮去到北大,7公里花了1个小时。好在地铁还是方便,回去的时候,死活都不坐公交了。

作者  | 2009-12-28 23:07:29 | 阅读(359)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湖南省 长沙市 巨蟹座

 发消息  写留言

 
Silent but a lot to say...
 
近期心愿Change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Confession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