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在北京(3)  

2009-06-29 18:2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二,雯师姐请我吃饭,地点在西直门的成铭大厦,这个建筑物我曾经目睹过无数次,却从来没有一次真正的走近它。这回终于得以亲近,沸腾鱼乡,上一回在北京吃沸腾鱼乡,还是大约在冬季,2002年的时候,在知春路的沸腾鱼乡,给几个射手过生日,如今射手不知何处去,鱼香依旧在沸腾。

       跟师姐吃饭,得知她即将赴清华读哲学博士,由衷地为其高兴,并自作主张地给她设计了未来蓝图:博士毕业,赴某高校任教,北京学校虽多,但空气不好,且名校难进,南方有嘉木,良禽可来栖,像深大这样的学校,面朝大海,别具风情。替人家想了这么多,也是白搭,她自己的路自己最清楚,清楚自己的路是到达目的地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贵人鸟(diao)天天放的广告语“只要你知道去哪里,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我呸,也就贵人,能这么屌了。

       偌大的一条沸腾鱼吃完,正准备离席,接到老师的电话,一共37秒,不由分说,直接让去北大西南门的未名楼喝酒,口气已然微醺。于是跟师姐一道奔酒席,同样懊恼要是老师这电话能早点,就能多腾出一顿来了。

       一进那个包间,两桌,一桌07级也就是即刻毕业的,一桌08级也就是即将毕业的,还有我们这样的已经毕业的。整个屋子里二十来号人,我认识的屈指可数,讪讪地坐下,讪讪地喝酒——也没喝多少,就几杯,更多时间,他们张罗着玩游戏,当年的游戏已经被边缘化了,一代一代哟。

       酒罢却未歌,这倒是蛮意外的,不过想必是非周末的缘故。

 

       周三晚上,深圳的领导们到北京出差,于是顺带关怀了我。早早吃完饭后,便去西单金库唱歌。

       周四晚上,本来想牛逼轰轰地跑长安街的,结果被集团的领导同事们泽被,大家去吃饭,然后去刘老根大舞台看二人转,许多二人转其实在网上见过视频,段子还是那么几个,亟待突破,但是总体来说,不错,比电视上的相声宣传作品好多了。

       周五晚上,跟朋友吃饭,然后索性去看了变形金刚2。这个电影,不用管情节如何,有变形金刚情结就可以了。每当变形时,我总忍不住在心里进行"QIKAKUKUQIKEA”的拟声,每当看到变形,肾上腺素便飙升。

       

       先进一段照片,再说周末。一个是住的地方的客厅,一个是站在窗前看小区。唉,网易博客把照片压的不成相形,白瞎我的单反了。

在北京(3) - KKK -neBlogneBlogneBlog-On<wbr>ederful

 在北京(3) - KKK -neBlogneBlogneBlog-On<wbr>ederful

       周六中午很低调地又去旁边吃了碗拉面——因为这个店算是附近最干净的了。吃完买了半个西瓜,准备放冰箱里下午美美地吃瓜消暑。结果因为屋里居然没有刀也没有勺,我又不想用手掏,下午没吃成,有一搭没一搭地加了一下午班。约好了陆洲和梅总晚上非正式会晤下。

       六点半时,陆洲打电话给我,说你家具体位置是几号楼,我说你怎么来的,因为不同的来法有不同的方法,你要是地铁你得怎么走你要是飞机你又得怎么走。他很淡然地说,我开车。我当时就飚出你也太低调了,买了车大家都不知道。他继续说,买个这个东西,有什么好说的。

       陆洲还是个超赞的青年,每次一提到他,我就会想起纯粹这个词。这个喜欢李双江喜欢哼着他的歌的年轻人,真算得上是极品了(无贬义)。陆洲的口头禅就是“哎呀呀,真不错”。我俩在屋里等梅总,这过程中他跟我说过的话,回忆起来如下:

       “哎呀呀,你怎么不知道新华社的楼呢,就是那个铅笔楼呀,你还学新闻的呢……”

       “哎呀呀,我跟你讲,多听些李双江老师的歌,他的歌很好听的”

       “哎呀呀,深圳真不错。哎呀呀,北京灰太多”。

       后来实在饿了,就不等了,先出门寻吃饭的地儿,他开车带着我,车并不是他所说的二手的,而是全新的宝来,不过好久没洗了,灰尘挺重。毫无疑问,车里的歌全是李双江的。于是我说,还是别听歌咱说说话。

        到了晋阳饭庄,坐定,找服务员把我那半个西瓜切了,先吃瓜,边等梅总。

        梅总终于来了,梅总感觉瘦了一些,剃了个精明的头,凸显一代儒商风范。

        跟梅总亲切握手之后,我们就开始正式吃饭。席间主要话题是陆洲的配偶、北京的楼市、以及梅总的公司等等。

       

       饭后,陆洲因要去麦乐迪跟同事唱李双江的歌,就先告辞了。梅总带我去转转,上了梅总的polo,心想这真是大众连连看啊。梅总带我去装逼圣地,南锣鼓巷。我俩拎着没吃完的西瓜,在巷子里穿行着,看夏天该看的东西。

       这是我第一次来南锣鼓巷,但我不觉得有什么好遗憾的。这条狭窄的街两边都是各色小店,我们一个都没走近去看,从这头走到那头,再走回来,中途转进中戏的校园里,在木椅上吃完了剩下的西瓜。这倒是不错的体验。

 

        周日下午,决定去运动下,约了鬼脚七,回民大踢球。民大现在踢球的硬件条件比当年好了N倍,当年只有一块儿小水泥场地给你踢球,于是要最多时候8拨儿人接波儿,一个球下,要是遇人不淑碰到猪一样的队友,一下午都踢不了多久。大场因为草皮贵不让上。而现在呢,修了三个8对8的人工草场,真草场的草也荒的差不多了,随便踢但是没看到有一个人踢。三个人工草场,就一个水平相对较高共有3拨儿。

在北京(3) - KKK -neBlogneBlogneBlog-On<wbr>ederful

      从4点开始,一直踢到7点半,中途买水喝休息了一会儿,若有所思,打了个电话给在北大踢球的国明,告诉他我在北京,看啥时候能一块儿踢球不。他说他刚辞职,两周后去深圳工作,真是人生变幻无常。

      7点半,天还没黑。恰逢毕业季,校园里满是送行的卖书的人群,我像个平常的学生一样,溜进宿舍楼里洗脸,看来我还像个本科生。      

      但在非本科生的年纪里,踢3个多小时球的直接后果就是,直到现在全身还泛着酸。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