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在北京(2)  

2009-06-23 14:0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星期五一下班,就坐地铁去东四找峰子吃饭,便饭,而且我主张让他买几样东西我来炒个菜。还能炒什么呢?无非是在深圳我搞得得心应手的那个青椒香干炒肉。地铁出来后打电话,让我在物美超市门口等着,一会儿转过身来,有一女声叫我名字,吓我一跳,应了一声,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叫了声嫂子,正纳闷她咋认得出我时,看到了旁边非常猥琐的峰子。他更黑了些,穿着个背心儿,顶着个青皮头,要是普通话再说好点儿,绝对能去演各类反角了——事实上他也演过,只是不是影视剧,而是当年中国警务报道里的各类案情再现短剧,因此,每次的结局也限定了,只能伏法。
       后来WL也等到了,我们仨先去订了周六晚上聚会的包间。一开始心急如焚,生怕订不到大包间,因为原计划至少有15个人来。结果订完以后发短信,半天没有积极回应。WL是这么编写短信的:
     “为庆祝建国六十周年,兹定于本周六下午六点,在XX餐厅XX包间举办欢庆LJ归国RK回京聚餐。请提前到场。”
       这条短信让很多之前对周末安排举棋不定的同学立马吃下定心丸,他们纷纷赶往外地,并致电道歉并表达遗憾。到了晚饭时,WL更愁了,因为他数来数去只有5、6个人了,这包间的最低消费都达不到了。

       晚饭是在峰子住的胡同吃的,闹市一隅,别有洞天,挺不错的。我炒的菜让他们觉得有些咸,废话湘菜本来就是重口味。峰子的啤酒鸭挺不错的。喝酒时还是扯蛋,我向来不喜欢回忆和重述这类扯淡,太琐碎,理解起来太需要context。

       饭后被峰子拉去打台球,三人轮着玩,结果他当晚全输我,只赢WL一局,相当郁闷,都快1点了还不肯走。但最后还是被我们拉走了,劝他不能输不起,大丈夫能屈还能再屈嘛。

 

      

       周六很不幸的,9点多就起来了,原因是断电了,空调停了。搞笑的是我不是热醒的,而是被空调断电那一瞬间的万籁俱静给弄醒的,你可以想象这空调在运行的时候有多么轰轰烈烈,亏的空调名字还叫静博士。

       于是我只睡了6个小时——因为打完台球洗完澡等头发干已经3点,这让我很崩溃。喝口水,走个肾,接着死皮赖脸地睡,迷迷糊糊到了11点多,洗漱,然后出门找了个像样的干净点的店吃了碗拉面,正巧吃完就碰到农业银行,遂缴了电费。

       周六下午先去跟他们唱歌,算是给WL做个汇报,向他们展示下深圳2年有没有一点点弱不禁风的小小进步。

       歌唱到6点走人,去到包间,最后总算来了10个人,难能可贵的还有仨女生。我们事先说好,此次聚会是为了商量下回的大聚。结果商量的结果,我觉得还是没有啥结果。

       喝到10点多大家各自去赶地铁,峰子为报昨日之耻,鼓噪着去打台球,加上LJ,这回能开俩桌了。背负着耻辱到底不一样,很快峰子第一局又输给我了,不过后来还是让他搞去三局,这一晚他赢了。

 

       

       周日起来就赶地铁,也算是在西直门换乘了一把13号线,真牛逼,绕死了,这地下线路绝对是照西直门立交的蓝图做的。到舅舅家时发现表哥和嫂子都在,原来赶上了父亲节。

       午饭后表哥带上嫂子走了,我替他们来尽孝道——又陪二老玩起了三人升级。这么多年过去了,舅舅的身体明显不如当年第一次陪他们玩牌了——他的帕金森症加重了些,现在连腿和嘴角都有点抽搐,但是他对这个游戏的热情却没有流失一丁点。我心里有点不好受,所以只要我在的时候,就尽量陪他们多玩一会儿。当年大一时寝室有兄弟出去找兼职工作,除了家教外,有一项就是去陪老人。我在北京那六年,许多个周末,就是在舅舅家里陪他们过的。

       吃完晚饭8点,就回去了,顺道溜到北大去转转,与纠结尚进行了个非正式会晤,时间有限,基本上就是南门进,然后就从西南门坐运通106坐到西直门。在海龙那儿上来两个女生,其中一个我觉得特面熟,名字感觉就在嘴边,应该是本科师妹啥的,但死活记不起来了,或许我根本也不认识她罢了。到了魏公村站,果然她下车了,这要不是到西直门的末班车,我肯定就下去大胆求证了。

       回到家,我居然找出两根绳子然后解决了没有地方晒衣服的难题。绳子是挂在厨房的两个柜子把手上的。解决完这个问题我有史高飞那样的快感,于是洗了衣服。深圳洗衣机最近甩干功能有点问题,所以上几次洗衣服我都是手动拧干的,这回到了北京碰上崭新的功能强大的洗衣机,很感动。

 

       周一下班后第二次跟北京的同事们去踢球,对方是IBM,场地还是八体。上次因为只踢了20分钟,加上没带长钉鞋以及拘谨等原因,没有进球。此次早早来到球场,上半场多次利用速度,但无奈对方门将异常,没有进球。上半场踢了30分钟,被毫无征兆的换下,队长此举,自废武功。

       果然立竿见影,我下了不久,对方就连进3球,3比0领先。世界是普遍联系的,虽然我不是后卫而是前锋,但正是因为我下了对方后防压力减小导致投入进攻兵力增多终于打开局面。中场休息后我又上了。对方也上了个像是正经踢过的后腰,哥们身体速度都俱佳,长也长得特硬朗,是跟我一队我欣赏在敌队我无奈的那种球员,当然,我在这里费笔墨描述他,无非是为了衬托自己。

       我不喜欢描述自己踢球的细节,这样让我觉得很不自然,别人也会觉得假,当然目击者除外。后来我看到一个非著名独立网站小王吧都这么渲染每一个细节,原来适度的包装使人进步,我也不遑多让了。

       下半场硬朗哥指明盯我,他站在中线对队友喊,你们都上,我来盯他们最强的,说完对我一笑,我很受用,差点说谢谢,最后报以腆笑。终于他的机会来了,我拿球后过完一个迂腐的后卫后就面对他,左脚一扣,右脚一领,便过了他,硬朗哥不愧是硬朗哥,一直若即若离地跟着我,也导致我射门角度偏小最终偏出球门。

       后来车子挑传了个空档,我拿球后只有门将,于是过了他,总算为本队进一个,也打开自己北京进球临时账户里的第一球。 

       再后来厉害了,中场拿球,对方以为我会传,我注意到四人防线里有空隙,于是往空隙里一趟,就从中间过去了,最左边的防守队员过来补,我右脚一假射,顺势把球往左带,此时已经看到门将了,可以射了,队长在后面洪雷般大叫射,左脚不好发力我才不浪射呢,一扣,过了左后卫,这时候硬朗哥杀回来,右脚再一扣顺势一趟,硬朗哥再见。门将出来了,整好步点合适一个马赛回旋,这下终于打通关了,转身打空门,因为转身打门扭距大,于是很自然地射完倒了地,这样全套动作更帅了,博得满堂彩。

        还没走到中线,又被队长换下去了,真是出其不意,再次自废武功。赛后队长还是大大夸赞了我一番,我心说要是打满全场,我能更闪亮。识时务者为俊杰,常在河边走,怎能不低头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