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偷看的与被偷看的  

2009-03-03 23:34:01|  分类: 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上篇日记回忆录,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发现原来母亲偷看孩子日记,是普天之下,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怜天下父母心,母亲也不容易,在孩子最容易长身子和失身子的青春叛逆期,能够了解孩子的动向和心路历程,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然而叛逆期不是浪得虚名,孩子的心门对父母倒是关的紧紧的。无奈之下,做母亲的只有铤而走险,强行进入孩子的心门。我那时候发现自己日记被母亲偷看,很生气也很沮丧。生气的是心门被非情愿的方式打开了,沮丧的是打开它的还不是自己心仪的女孩。
       我那个时侯恨啊,恨自己的母亲不是读过人权宣言了解科学教育观的精英,简言之,恨母不成精。后来我表哥的心门也他妈的被他妈打开了,更要命的是他的心门里还有一束女孩用来定情的头发,没想到情没定下反而给这件事定了性,我小姨当时差点被这束头发弄得心肌梗塞。这样一来,我对自己母亲的埋怨少了许多,要知道我小姨在当地还算的上是女精英。于是我目光放长远,恨这个民主在小家都得不到普及的国度,恨这片没有爱的教育心灵的鸡汤沐浴的土地。还好那个时侯还没看美剧,不然只能恨遍寰球了。《绝望的主妇》里Lynett算得上精英了吧,还不是偷看儿子的聊天记录和书信,甚至亲自参与心门洞悉工程,玩起了角色扮演,扮演在网上仰慕自己儿子的某女孩儿,最后落得不可收拾的地步。真的是绝望的主妇,到了这个年龄段,儿子叛逆了,老公牛逼了,自己衰老了,一切都不受控制了,逼不得已了。
       这篇1999年的老日志,反映的就是我当时在得知我日记被母亲偷看的心情,哭笑不得的是,偷看者还公然与受害者讨论部分事宜,而不采用旁敲侧击的方式,我的尊严,被公然践踏了。

偷看的与被偷看的 - KKK - Onederful
       我是在“假账”的平台上抱怨“真账”被偷看,老师当然不会买账。这件事情,最后就像日记的结尾一样,告一段落,草草收场。我现在找不到我“真账”在哪里,或许根本没有罢,只是我劝老师不要收日记来批阅的伎俩。即便真有本真账,也会像这个博客一样,温总理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我给你讲的一定是真话,但是我不一定把所有话都告诉你”,我这里是“我给你讲的一定是真话,但是我一定不把所有话都告诉你”。
       后来我去读大学,寒假回来发现写字台收拾得整整齐齐,书信都按时间顺序叠在一起,正纳闷时,父母调侃我给网友写的信有意思,我才明白高三那年给网友写的那些个信,被悉数看完了,母亲还邀父亲“好文共赏之”。我那时候已经过了叛逆期了,大方得很,但也装模作样地谴责母亲,告知偷看他人书信是违法的。母亲给出的理由也很彪悍,你是我生的,一块肉罢了,我看自己肉的信,有什么不可以的。
       于是我笑了,真心的,其实我知道,母亲很想我,看我的照片、书信,这样,她就能感觉到儿子还在身边,这只是母爱的另类表达式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