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杯酒人生  

2009-11-06 01:05:47|  分类: 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3日,经超在开心网上建了李传屏老师的群,我便加入,万万不知那时群的宗旨,是为李老师祈福。4日深夜,李老师的挚友,我的导师陈老师发布了日志,《悼念李传屏先生》,当时脑中轰的一声,第一反应,是震惊,不敢相信这一噩耗。于是打电话求证,终究人生无常,只得在唏嘘之中,来怀念,来祭奠,那个意气风发,自称最帅最年轻的男人。

       2006年春天,研究生一年级下学期开学,选了李老师的广告营销课,当时冲他台湾人身份,且早耳闻他的不少传说(据他说同卡扎菲打过乒乓球,同萨达姆泡过吧——当时萨达姆还只是个上校)。终于等到第一节课,李老师拄着一根拐杖,意气风发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身材魁梧,发鬓微白,寸头后脑勺还留有一个马尾辫,当时觉得,哇,这个老男人,真够帅的。现在回想起来,拐杖起到的更多的是甩帅的作用,其功能意义,已经不大。

       我当时已经以怀疑论者的心态来对待研究生课程,主要受第一学期上过的一些课的影响,除了一个论坛课经常能请到传媒江湖上的人,来给我们扯些栩栩如生vividly的蛋,其它课一贯提不起太浓厚的兴趣——特别是莫名其妙用全英文讲授的课,以及传播学理论等等,我们那时候就坐在下面,翻看各类杂志或者小说,间或对踊跃发言的同学投以鄙夷的嘴角。而李老师甫一出场,就给我refresh了一下,他先是礼貌地请旁听的同学出去——当时我跟小龙还颇有微词,这可不符合这所学校的style,李老师给出的理由,大抵是,这个课我要成两个组,要持续地进行各类小组讨论,我怕你们坚持不下来,跟不上。总之,不能带你们玩了。

       后来他开扯,江湖成功人士的经历,果然能比课本更提起我们的兴趣。加上李老师中气十足,声音宏亮,把它浸淫海峡两岸广告界数十年的经历,些些拿出那么一点,就能够丰满一堂课了。李老师介绍自己祖籍湖南湘西(所以身上带有一股霸道的匪气),这也让我平添一份亲切感,后来这课两个组分别由我和另一个湖南人担任,不知道是不是拜老乡所赐。

       其实除了那个学期的课时,平素跟李老师接触的时间,实在不多,偶尔在导师带我们去腐败,在KTV集体飚歌时,能遇到李老师的来访——他总喜欢唱卡萨布兰卡,那时候底气十足,一曲歌罢,搂着我们,噢,孩子们,脸上的络腮胡渣把我们扎得生疼。

       李老师喜欢酒,在上课的时候,也总喜欢拿酒的营销来说事儿,我对他营销的那些如雷贯耳的产品,都五体投地,特别是他说当年做宝洁的卫生巾,为了寻找体验,还自己试用了一段时间,这段经历让我们当场捧腹。这个课上,最让我们刻骨铭心的,当然还是那两堂酒的营销课,一个是白酒,一个是洋酒,我猜是他不喜欢喝啤酒吧。总之这两堂别开生面的课都把我上高了。

       后来我们广告所几个还被李老师请过几次饭,一次在他家楼下,东四十条那边的一个涮肉馆,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再一次是在家里,他跟师母做炸酱面给我们吃,师母以前是空姐,倒也符合是真名士自风流的择偶方针。吃完了炸酱面,便带我们去家附近一个蛮安静的酒吧,接着聊天,喝酒。反正只要跟李老师在一起,就会有酒,几乎可谓“天生传屏,以酒为名”了,师母也多次叫他不要喝酒,但“妇人之言”,自然“慎莫可听”了。

       他对酒如痴如醉,我不知道他酒量如何,我是没见到他的底,就已经自己到底了,每次我们高了,李老师都还是那么安静的看着我们,然后说,噢,孩子们。上课的时候,他语重心长地说,卖酒其实卖的不是酒,而是性。看到我们惊诧的眼光,他继续说,不止是你们脑子里想的性,还有性情,性致。其实真理罢,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酒类广告,哪个不还是在借着美女、成功这些性感画面,勾引着我们的欲望?

 

       毕业后的教师节,给李老师发过一条短信,没想到居然被回复了,短信已经不在了,大概意思是你还惦记着我,谢谢之类的,当时我的心里就暖暖的,桃李不言,不好意思。然惭愧的是,工作以后,烦心事儿越来越多,身不由己,后来也忘记给李老师节假日的问候,茫茫碌碌、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那条短信,也居然成了与李老师诀别信。

       我一直不知道李老师的年纪,他一直坚持让我们称呼他为最帅最年轻的男人,到现在,也算是停留在他最帅最年轻的时候了。先生走的时候,也是意气风发,觥筹交错之后—— 2009年10月,被任命为北京联合大学营销传播学院院长。当晚,诸好友为之庆贺宴中,酒后失足,踏空楼梯,后脑着地,11月4日,终因伤重,在北京306医院谢世。这样醉生梦死的结局,我想先生大概也设想过。

       怀念把我们当孩子的老师,怀念他上课时不时爆出的粗口、说话时的台湾杂加北京口音、喝酒时爽朗大气的派头,唱卡萨布兰卡时陶醉的表情,Oh! A kiss is still a kiss in Casablanca, But a kiss is not a kiss without your sigh...

       唱完以后,他总是自作多情的仰头闭上眼睛,自信地静候我们早早响起的掌声。

杯酒人生 - KKK - On<wbr>ederful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