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一年  

2008-07-09 17:35:26|  分类: 论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年前,7月8日的晚上,我抵达深圳,迎接我的是高中好友格斗。在公司安排的宾馆放好行李,我们找了旁边一个小店吃了点东西,聊了聊天。然后送他上公交车回去。可笑的是,我来这个地方才不到几小时,却已经学会东道主般地作别。在拥挤嘈杂的夜市,在椰树沙影的湿润海风中,我告诉自己,新生活就此开始了。
       一年后,我从又一个会议中醒过来,这是我最甜蜜幸福的时刻,每天下午的上班,要是能够小憩片刻,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但是我向来没有午觉的习惯,而且强迫自己入眠,相当不讨好。不知什么时候起,养成了在会议中睡觉的习惯。耳畔回响着BLABLABLA,我便能迅速的zzz。甚至夸张的有一次,在跟领导单独谈话的时候,因为不住点头,而逐渐进入了梦的节奏,还好后来悬崖勒马。我甚至一度怀疑,一开会就必犯困,是我的宿命么?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不管户口挂靠在哪里,北京,还是深圳,我总觉得自己是个客人。当年李老师称现在是旅行家的世界,流浪者的天堂,我觉得扯的有道理。我们这些年轻人,像无脚鸟一样四处漂泊。向来只有北漂一说,而没有南、西、东的称谓,前几天我们几个在扯淡的群里,根据大家星散四方的方向,排出了北漂南荡西流东浪,不禁苍凉。

       欣慰的是,我对陌生环境的熟悉速度,还算值得称道的。一年前,怀着忐忑的心情,第一次到公司,见到许多陌生面孔,一连几天,都规规矩矩,跟同事在一起时,都未曾过多言语,不敢造次。后来有一次部门围在一起吃东西时,当时面试我,也是我现在领导的L跟我讲,“咦,我记得当时你面试时说你蛮会制造气氛,挺活泼的,怎么现在不大爱说话……”
       我浑身一激灵,那瞬间就像被打通任督二脉,我清晰地感觉到收缚的元神一下子又占领高地了,像是获得了谕旨一样,我说,“你确定哦,这可是你说的……”然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不就是策(湖南方言,侃)么,不就是出风头么,我简直就是阿拉山口(注:西部最大风口)出生的。初二时上《杨修之死》,因为屡次靠言语引发哄堂大笑,干脆被当时的语文老师、也是时任校长罚站教室后面,并说,“你知道杨修是怎么死的么,就是恃才放旷,你不要学他。”我当时心情很复杂,一来获得好评,二来因为第一次被罚站,确实有些羞愧。后来老师评点我的作文时,还刻意加了一句:自侍其聪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我肃然起敬,并大为收敛。
       但后来初三圣诞节时,收到班上同学土豆的x'mas card,上面写着,“要保持住你的风格”,我故态复萌,年纪越大,对体制的摆脱就越发坚决和用力。
       这几天,我负责接待部门新员工,给她们依次介绍部门每个人时,一贯谈笑风生,驾轻就熟。当年领导L的那句开启潘多拉魔盒的话,一直都被我拿来调侃说,女人一句话,男人一辈子。其实就算没有那句话,没有那张圣诞卡,我仍然也可以华丽转身,甚至事实上,我都没有转身,或许是因为我站在暗处,你们就以为我背对着。就像在玩水之前,最好弄清楚水的深浅。

             

       一年前,深圳还没有这么多的雨水,我记得,一年后,这两个月的降雨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我在艳阳下,认识了许多新朋友,也重逢了不少老友,有重逢,就会有离别。我最喜欢听到的某类话,就是称赞现在穿着很正式,这是生活,而我喜欢变化,有变化,至少能证明或者试图证明,我的生活没有裹足不前。在附近的湘菜馆,我跟从上海来的猪猪一起聊当年我们的那支球队,我们五四的汗水,聊着聊着,却发现我们一个在深圳一个在上海的人,交集都停留在过去的北京,而我们他妈的怎么就从北京分别去了别的地方。
       这也是我的许多朋友老在问我的一个原因,上次跟冰冰msn,说我们盘算着把你弄回北京。我说哈哈,我就算离开这儿,也不会回去了。
       她问为什么,我说,既然我要回去,那当初为什么还要离开,我找不到一个可以释怀的理由。
       每次谈到这个时候,对话就陷入了僵局了。
       说实在的,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但是就是这样迈出了步子,开弓没有回头箭,这是我记得的lulu语录中比较深刻的一句。其实上面那个msn我自己有设想过答案,那就是,“你离开北京只是为了不给奥运添乱啊,多么崇高的避运行为~”。

      

       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步伐清晰,更多的时候觉得目眩神迷。就像《麻将》里说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样,我对自己想要什么,能成为什么样的人,暂时还没有一个斩钉截铁的回答,也许这会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倾向。《魔鬼代言人》里阿尔·帕西诺之所以能轻易诱惑到基努·里维斯,就是深知他想要什么。这个世界就是个大围城,我们一直不满足于现在,每个人都盯着别人的生活,而对自己的活法垂头丧气。就像照镜子一样,打扮得不得体,还是要望回自己面前的这一面。

        对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我有时候觉得陌生,我很喜欢大雨天在屋子里看着外面的感觉,就像我面对这个世界一样,任它多么喧闹,多么滂沱,我自拥有自己安静的角落。我很享受一个人静静看电影,或者阅读的美好时光,但是走出来回到这里的世界,还是要头疼,吃什么以及怎么打发剩余的时间。读书时曾经设想工作后的生活是这个样子:上完班后,邀上好友几个,酒吧泡泡,书吧坐坐,聊聊天,扯扯蛋,再做鸟兽散,明月星空,美好大同。但是每次生活都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这一年,我还没怎么享受生活,一直都是生活享受我。
       这几天,一道来的同事都开始讨论,入职一年,怎么个庆祝法。我觉得庆祝和默哀一样,都是可以在内心完成的活动。纪念从来不拘于形式,觥筹交错,高谈阔论是,默默无声也是。

       昨天,我开始陆续搬家,昨天搬的是床,今天搬书,后天搬衣物,生活就这样,被零散琐碎地搬到另一个地方延续下去了。我换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希望能看得更远,看得更清晰一些。

 

                                                                                                                (响应lulu,以此文纪念告别学生时代一年)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