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十年  

2008-05-22 21:41:45|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我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踢足球,同时,也迷上了《当代体育》、《体坛周报》上的绿野星踪,并一度无可救药地想踏上以足球谋生的道路。但由于起步过晚,加上还要做各类模拟题,这个事儿就这么搁浅下来了。梦想没有照进现实,但我至少希望它能盼望照近现实,并天天憧憬着好好学习,然后考上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四大联赛系,即英语系、德语系、西班牙语系、意大利语系,到时候混到国外做个足球记者,写一些特立独行风格的足球报道,近距离地观摩我膜拜的球队。那个时候,意甲风头最劲,号称小世界杯,各国好手几乎都齐聚于此,加上天朝台最早买下并一直转播着它的比赛,一时间,亚平宁半岛上的绿茵豪门吸引了众多的目光。就在此时,我却喜欢上一支英格兰球队,曼彻斯特联队,简称曼联。

       按理说,要看到曼联的比赛转播,还是比较费劲的。只能零星地从一些地方卫视看到直播或重播,在看比赛很少的情况下,却全身心地喜欢上了一支球队,说到源头,还是因为平面媒体。当年一期《当代体育》封面劈头一个贝克汉姆的墨镜照,我乍一看还以为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当时《泰坦尼克号》催人泪下,而且搞得大家纷纷想学美术。后来发现这位是曼联队的中场,有着一脚每次言及必谈到的成名吊射。我承认,一开始我是因为贝克汉姆而喜欢上曼联的,但后来,逐步了解到这支伟大球队的历史,特别是1958年凄风惨雨中的慕尼黑空难,以及之后的不振和崛起,使我对这支球队,有了一种更深层次的热爱,这种热爱,我无法向你形容,但是可以打个比方,就像是第一次触到心爱的人的手,心跳会加速,并且身体不住地颤抖。是的,我现在看曼联的重大比赛时的间歇性痉挛,就是这种热爱通过神经系统传递到四肢的反应,这是一种爱,而爱,本身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

       后来,即使2003年贝克汉姆带着眉眼的靴伤远走伯纳乌,我也没有减少一丝毫对曼联的热爱,既然是United,就是一个团队,就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缺失而散形。当然,对于走出老特拉福德的孩子,我依旧牵挂,约克、科尔、斯塔姆、贝克汉姆、谢林汉姆、巴特、小内维尔、范尼、史密斯等等,他们为梦剧场带来荣誉,然后离去。

       1998年世界杯之后,因为与阿根廷一战的红牌,贝克汉姆带着辱骂与威胁,与曼联一齐开始了98-99赛季,揭幕战迎战鱼腩部队莱切斯特,三分理应入账,没想到居然一直落后,场面极为被动,就在最后关头,贝克汉姆罚中任意球,完成第一个救赎。而在此之前,也是他的任意球助攻,曼联取得了那个赛季的首球。

      谁会想到,98-99赛季的惨淡开局,竟会是后来荡气回肠三冠王的序曲?2008年5月21日,斯科尔斯迎来9年后的欧冠决赛,赛前弗爵爷就曾预言,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命运有时候确实会有作用,”弗格森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话题,因为你认为不合逻辑,但确实有那么多的巧合。” 

      现在,在经过了120分钟的激战,以及真正意义上的俄罗斯轮盘赌点射后,回过头来,会发现,命运再一次选择站在了曼联这一边。在疯狂的人也不敢想象,曼联会以先罚失点球,却又在莫斯科的大雨中奇迹般地起死回生。在第三轮首先出场的C罗罚失点球后,切尔西后面两人都稳稳当当地罚进了点球,尽管纳尼第五轮出场罚中点球,但此时幸运女神似乎已经离曼联远去,因为只要最后出场的特里罚进去,冠军就肯定是蓝军的。而特里边捋队长袖标边走向点球点的神情和姿态,的确像是要代表伦敦球队第一次捧起欧洲俱乐部的最高荣誉。然后,奇迹发生了。

      

       宿命,轮回,巧合,似乎只有用这些的魔幻词汇才能描述这神奇的莫斯科夜晚,这神奇的赛季。

       在此之前的5月11日,曼联客场击败维冈夺取英超冠军,这一天对弗格森来说是一个巧合。“25年前的同一天,是我带领阿伯丁夺取欧洲优胜者杯的日子,这对我是幸运的一天,所以当时我很有信心。”66岁的弗爵爷说,“另一个巧合是,带阿伯丁夺冠的比赛过程中,天突然开始下雨,而对维冈的下半时也开始下雨。想想吧。”神奇的是,本场欧冠决赛进入加时赛后,莫斯科的天空也开始飘起了雨!特里主罚最后一脚点球时、在沾满雨水的草皮上打滑,这难道不是上天的安排?”

  这是弗格森第二次夺取欧洲冠军杯,1999年5月26日,红魔不可思议的上演了补时大逆转,以最神奇的方式夺取了奖杯,比赛当天是曼联传奇主帅巴斯比的诞辰之日,博比·查尔顿赛后仰望天空,称那是老帅在天之灵的眷顾。同样,在昨天的卢日尼基球场颁奖典礼上,查尔顿婉言谢绝了颁奖者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给自己戴上奖牌的举动,这个71岁的老人似乎是不想独自享有他和58红魔一代所共同守望的后辈带来的荣誉,1968年的本菲卡,在夺冠之后,他久久地伏在草地上,用绿草擦拭自己的泪水。巴斯比也老泪纵横,和查尔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他们终于完成了对死者的誓言。曼联的第一座欧冠奖杯,付出生命和鲜血代价的冠军奖杯,被高高举起了8次,每举一次就念一声10年前死去的队友的名字,全场观众随声万众鼓掌。所有队员纷纷割破中指,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然后倾洒在绿茵场上,以告慰那些故去的人的亡魂,这么壮怀激烈的一幕,尘封在黑白的影像力,尽管如此,每一次读来都让人动容。而现在,查尔顿爵士攥着奖牌,静静地把舞台让给了未来。

  无独有偶,这个赛季的开局极其糟糕,首场0-0平雷丁,第二场1-1平朴茨茅斯,两战仅积2分进球1个。上一次两轮之后未尝胜绩还要追溯到9年前,98-99赛季揭幕战主场被莱切斯特2-2逼平。而那一个赛季,是以三冠王完美收官。这一次,是双冠王。2008年之于曼联,必定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年份:整整40年前,红魔历史上第一次捧起欧洲冠军杯,乔治-贝斯特等一批精英首登欧洲之巅;而整整50年前,曼联遭遇了慕尼黑空难的打击。而在今年2月10号的老特拉福德,慕尼黑空难50年纪念的日子,曼联却在主场,毫无指望地输给了最不应该输给的对手——曼城队, 38年后再次被同城死敌双杀。

       或许这样的结果,足以让人万念俱灰吧。当时联赛积分落后,欧冠前途未卜,实在让人担忧,红魔会以一个惨淡的赛季,最不体面地告慰50年前逝去的英灵。这种沮丧和心痛,在2005年5月22日,我也同样感受过,还写下一篇日志,倔强地给红魔,给自己打气。那是足总杯输给阿森纳,最终也是在点球大战中,结束了一个失望的赛季。让人更绝望的还在场外,曼联被美国商人格雷泽大肆举债收购,一下子由世上最富裕足球俱乐部,沦为负债最多俱乐部。巧合的是,在2008年5月22日莫斯科的凌晨,曼联再度屹立在欧洲之巅。

       5月22日,也是我熟悉的数字,这是我阴历的生日,所以每每阳历5月22这天,都能错误地收到许多不知情朋友发来的生日祝福。而因为这个数字已经被编入到我的身份证里,所以,它几乎就这么凝固到我人生里了。

       2005年的5月,当被收购的消息宣布后,当时一些死忠的激进球迷,就是握着这样的横幅,标注着曼联生于1878,卒于2005。这个画面让我异常痛心,我不愿看到易主之后的曼联,失去那么多死忠的球迷,但又无奈于现实的残酷。只是希望,美国人,能把曼联经营好,易主后最初的几个赛季,如果成绩不佳,就当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98-99的三冠王,98-99、99-00、00-01年的联赛三连冠,那是美好的时光,是甜蜜的幸福。但是,我也同样珍惜那些陪伴曼联一起度过的两手空空的夏天,2002、2005,正是有过这样的沮丧、低落,才能在重逢冠军时,笑得格外酣畅淋漓。这是我与曼联经历的失败与伟大,这才是完整的经历。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麽?你们死了麽?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郭沫若《凤凰涅槃》 
       

       时光的流逝是如此迅疾,不经意间,在与曼联相识的这十年,我经历了高中时代、大学时代、研究生时代,以及已经开始了一个赛季的工作时代。当年看不到欧冠决赛,在放学后心急火燎地赶回家看午间体育新闻,以一种过时场景,目睹诺坎普之夜的神迹仍激动不已的青涩少年,已经变成了在沙发上不断紧张、焦虑、牵挂的青年,他试图通过抽拉风烟,提升曼联球势的同时,压抑一下自己亢奋的神经。他在曼联失利之后,总是忧虑地翻来覆去,而在幸福的时刻,又同样激动得难以入眠。这中间的那些岁月,已经在年复一年中渐渐模糊。只留有一些痕迹、一些片段,牢固地刻在心上。比如02-03年非典隔离期间目睹的神奇的联赛大逆转,比如07年4月艰难逆转后球员们咆哮在古德逊公园球场的“Come on!Come on!”……

       今天凌晨的比赛,我是穿着当年在北大曼联版定做的版衫看完的,红色的T恤,我希望它能召唤好运。当范德萨最后扑出阿内尔卡的点球,我双拳狠狠地砸在身后的墙壁上,并且不顾室友的酣睡,叫出声来。这个37岁的老男人,高举着双手,在滂沱的大雨中,就像肖申克一样,完成了对自我的救赎。同时,也拯救了懊恼、后悔甚至即将崩溃的年轻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这个可怜的孩子干脆幸福地躺在草地上,放声痛苦起来。此时,我泪水已经布满双眼。9年了,整整9年了。       

        九年梦想今夜实现 曼联重返欧洲之巅,这是北大BBS上今天十大的帖子,似乎有些云淡风轻。当我和小龙还在北大的时候,也经常在曼联获得冠军后,去把对仗工整的帖子顶上十大。我们会怎么去组织语言呢?当这一切已离我们遥远,当从黑暗的、悲伤的国难日中复苏过来,我抑制住不合时宜的狂喜,悄悄地在博客签名档上写上我的答案:英灵护佑,慕尼黑不只绝望;时光流转,莫斯科再现辉煌。

       就像曼联队歌里所写的那样“It's all about belief”,就像半决赛主场对阵巴萨时看台上拼出的巨型Believe一样,这一切,只关乎信仰。十年之前,我与曼联的故事开始,而十年之后,这故事远未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