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Onederful

Another Journey

 
 
 

日志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2008-05-12 23:39:48|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7日晚上8点25,飞机开始滑行。很庆幸,是大飞机,座位很宽敞,人也不多。拔地而起后,在上空盘旋时,我便得以第一次在高空俯视深圳的夜景,很迷人,之前几次,都是白天起飞,并没有什么别致之处。而这一次,在我眼底之下,盛景璀璨,那么大一片火树银花,让我怀疑究竟是不是幻觉。还有海港,点点渔火,与岸边的连绵相映照,迷离绮丽。

       飞机上,看随身携带的小说,利用这样的时间,还之前欠下的债。看完110页,11点30分,准点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下了飞机,发现5月深夜的北京,略微还是有些凉意。坐大巴到东直门,然后打的到东四八条,见到迎来的CF,到他胡同里的租处,他养的宠物小横很没骨气地朝我跑来亲昵,全无惧生之态,让他笑骂道‘狗日的’、‘狗粮养的’,骂的很贴切。我倒是对一个劲儿往我身上窜的这条小狗有点敬而远之。放下包,便张罗着去打台球。

       要不能干些什么呢,我们之前就决意8号白天就赶到婚礼举办地点,睡觉是没什么意思的,而且硬件也不合适——他家里还有两个客人,虽然床比较大,但自信睡不好——四个男的同桌可以打麻将其乐融融,同床就不那么美好了。

       于是就近找到一个台球厅,挥杆,一直打到早上6点半。整整打了51局,12:14,12:13,两次惜败。但比起上次让他“侥幸”11比2赢去,这次还是比较体面的。他很兴奋,这种费了点劲儿,但最终又胜出的比赛,总比大比分轻易获胜来得要刺激和有份量,如同扑灭奋死抵抗的反击,总比大快朵颐无动于衷的麻木者,要让人振奋些。

       

       出了台球厅,发现太阳已经明晃晃地在外面张扬了。回到他四合院儿的住处,客人已经走了,和衣小寐了大概两个小时,便硬撑着起床,洗了把脸。短暂休息的时候,感觉四合院的气息很舒服,微微的风吹来邻舍人家的窃窃私语,阳光扑洒到门前,我身处北京最后的悠闲之处。

       

       简单吃了个拉条子,算把早中饭对付过去,便打车到北京站,坐火车去涞县。老大是在秦皇岛安居乐业,但是婚礼第一站是在老家秦皇岛卢龙县举办。而涞县,是离卢龙最近的一个站了。赶到北京站,却发现有长长的队排在售票处,而离之前打听到的开车时间,不到20分钟了,干脆直奔站台,补票两张。后来在开车之后,无法忍受长达5个小时的站立于拥挤人群中,迅即补硬卧两张,5个小时的卧铺,这是我坐过时间最短的了。

       火车上五个小时,两人在上铺聊天,迷迷糊糊睡过去一会儿,毕竟熬了夜。终于到了目的地,老大早已嘱咐其叔来车站接。其叔很热情,有点肚子,开个捷达,像极了当年驾校里的那些师傅。开了大概40分钟后,终于到达老大在卢龙的家。

       老大开的门,满面春风,一看就是新郎。客厅里放着喧闹的喜庆乐曲,茶几上堆满了喜烟喜糖,老大跟我们介绍家人,以及其他客人。家人一听说还有同学从深圳赶过来参加婚礼,惊异得不得了。卢龙口音跟唐山话很相近,尾音一个劲儿的往上走,让我感觉很亲切。当然我不是唐山人,只是当年看过《鬼子来了》后,便觉得这口音简直太好玩了。

       在家里坐到5点,老大带我们去卢龙宾馆,也是明天婚礼举办的地方。他开崭新的丰田科罗拉,也是陪过来的嫁妆,当他信手那么一按,车库的卷帘门就自动徐徐升起,风就拉了出来。
       吃过饭,CF跟我在宾馆里短暂休息。大约10点,北京那帮大部队同学赶到,老大找了个地方,一干人又聚起来喝酒吃饭。这里头许多人很久没见,老五更肥了,肚子像个罩子一样无可救药地耷拉在腰上,老猪还是那样,小黑依然瘦。

 

       第二天早上,老大6点多就去山海关接亲去了,我们在卢龙县城无目的地闲逛,北方的县城不及南方的县城,至少在植被和环境上,总显得那么灰落落的。想找个像样的早餐店吃个早饭,但最后还是在一间不起眼的小店吃了些面。回到宾馆,我们四处乱转,到了10点多,发现大厅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而且已经开始有人坐在那里收礼钱,便去行了礼。然后我们几个自告奋勇地担任起放炮组的任务——在当新人来到会场时,燃放烟火和鞭炮。

       11点半,烟火盛开,寂静之后,老大的婚车徐徐开入。大家端着摇晃了半天的啤酒,冲新人喷射,可惜啤酒不是香槟,出来少得可怜的沫,温柔地打在老大的身上。老大边笑边挡,细心周到地给新娘开门,并一路小跑进大厅。

       宾客入座,整整60桌,而据说11号山海关女方家分会场还会有40桌。11点58分,婚礼正式开始。CF、小黑、老猪和我又担任放炮手,在主持人说完夫妻对拜幸福万年长后朝他们头顶上方发射彩屑。新人们被百般捉弄,并不可避免地流泪了。在我迄今为止经历的两次同龄人的婚礼中,新人都流泪了,说话哽咽。       

       下午就没我们什么事了。大家找了个台球厅,打发时间,等待晚饭后回北京。又跟CF打了两局九抢五,第一局我侥幸5:0横扫,第二局我侥幸5:2赢去。对手不重视我,场地又不理想,导致了我的卑微胜利。

       5点,吃完老大招待的饺子,我们跟老大作别。晚上10点,在北京站,我们又陆续告别。我乘地铁到望京西,如约前往郝导家中。

      

        郝导还是老样子,套着那件紫红色的nike,拖着拖鞋,虽从事不食人间烟火的工作,郝导还是一点架子都没有,连房间号都那么朴实无华、深入人心,2B,这是什么,这是自谦啊。

       进到郝宅,发现这房子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真算豪宅。140多平米,三室两厅两卫,还带一个洗衣房,很奢侈。不过非此无以彰显电影艺术工作者的品味和地位,房间里最多的装饰品就是书和影碟了。

       聊了一会儿天,洗了个澡,打算跟郝导一起看部片。我感觉就是,融入到活生生的剧本里来了。在之前见到的CF、现在见到的郝导,以及次日见到的小梅,都让我有“这是真的么,这是xx博博主啊~”,连同他们在博客里描述到的宠物、书籍以及所有生活细节,都让我有种闯入现场感,不过说实话,居然有这种感觉,真是比较奇怪。

       郝导推荐的片子是导过《大象》的范桑特执导的《迷幻公园》。片子果然迷幻,镜头飘忽忽的。可能是这几天太累了,加上刚洗完热水澡,我一会儿就犯困了,郝嫂也困了,郝导答应我就此打住,明天再看(不然还能怎么着,难道他说,你俩先睡?),于是我一头睡去。睡之前,只听见郝导带着来福窜来窜去,像是火车一样开进了我的睡梦中。

       10号早上,我在阳光灿烂中最先醒来。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来福用灵异的眼睛看着我。

     

       再次在白天打量郝宅,装修很简单,但却格致。有那么些书,一下子就脱俗了。鬼鬼祟祟地拍了几张,郝导起来了。给我做了个早餐。吃完,我俩就动身去旁边的南湖市场买些菜,待会还有陆洲、小梅和兮哥要过来,郝导准备露出两只手,做一个地道的新疆抓饭。

       

       郝导所在的社区贵在一个安静。社区的楼都不高,绿化很好,拥有一个池塘,水面漂着池塘边的杨絮和柳叶。我们路过去买菜时,看到三三两两的妇人和孩子,一派祥和,到处都有慵懒享受的人生。

       陆陆续续地,客人们都到了。都还是老样子,陆洲依旧根正苗红范儿,小梅理了个短发,尽显开发商的利索与干练,经常提起声音,一本正经地说起玩笑话。大家相互调侃,无目的地美好扯淡。不一会儿,兮哥开着他新买的车,居然摸索到了。不久吃饭,郝导做的抓饭很地道,郝嫂烤的鸡翅也很赞,我吃了仨。

        吃完饭,继续扯淡。聊近况、远景、母校校庆等等。我们一直怂恿陆洲给大家表演一个李双江老师的歌曲,任何一首都行,但还是被他腼腆地婉拒了。他教导我们:

        “你们呀,还是要少上网,多看电视……我就觉得那个《乡村爱情2》真不错,里边儿说的都是人话……哎哟哟你们都写了博客呀,你看小龙这狗,多像他……写什么博客啊……什么内心世界,我问你,你的内心世界是什么……还是要多看电视,我跟你讲,在看书变得异常困难和不现实的时候,看电视很好……要上网的话,上中证在线……”

       我们的世界观像老旧的墙皮一样在大风中哔啵哔啵往下掉,额间浮现三道汗,被人一针见血刺中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唯有狂笑来掩饰。
        

       下午2点半,吃完西瓜,我们出门。兮哥的车正好载上5个人。我一度以为兮哥会买蓝色的车,但没想到买了辆暗红色的,不过很好看,就像当年兮哥汲拉的粉红色人字拖一样。车内很宽敞,虽然2月份才拿的本,但是兮哥已然在北京的路况中锤炼出来了,很稳。

       在灿烂的阳光里,我们对于前途产生了分歧。我跟兮哥想找个地方打打台球,他们志不在此。于是郝导跟陆洲在宜家附近下了车,小梅在某站天桥下,因为车不能久停,于是就这么仓促的挥手作别。兮哥开着车,沿四环直奔遥远的熟悉的万柳。路上车很多,我们猜想很多都是周末带人来看鸟巢和水立方的。

       在车上看到这两个著名的建筑,跟我当时还在北京时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当年只是雏形初具,其貌不扬,现在已经起用,但被毫不留情地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要是晚上看灯光效果,兴许会好点。

       果然过了水鸟,车少了很多,路过北四环,路过北大,没有停留。

       到了万柳,已近4点,下到万柳地下游戏厅,兮哥就亲切地深呼吸一把,感觉就像是“只因我为你而生”,就先玩了5局实况,然后玩了九抢五的台球。与上回来北京不一样,上次我赢了实况输了台球,这次居然赢了台球输了实况。但明显兮哥小宇宙不兴奋,让球痕迹过重,加上他已经不习惯这里的场地,我实在侥幸。 

        玩到6点,时间原因,只能在旁边的成都小吃吃饭。因为大部分学生都搬回3公里外的燕园,这里像是被废黜的行宫,格外冷清。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儿,准备撤了。

       沿着我最为熟悉的一条离京路线,兮哥把我送到北京西站。同样因为不能久留,我们迅速道别。匆忙之中,都没看清彼此的眼神。时间尚早,而且也没多少人,我在广场抽了一支烟,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一些事情。抽完烟,我起身往进站口走,就这样,再一次地告别了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